政道上台北

好友政道已經下了部隊, 在屏東的環保局作替代役.

週末上來台北, 和我、光義吃個飯.

飯後到宿舍逛一下, 以前還算常到男七找政道聊天,偶爾找過小孟

這一次到男七坐的時候, 卻感覺特別冷清, 陌生.

原來認識的人離開了, 熟悉的感覺就沒有了.

想來現在也已經是年底了, 考試越來越近了,

好友掛在嘴邊的軍旅生活, 想來離我也不遠了.

侯捷演講

18:30 吃完飯後, 到台科大的管理演講廳聽侯捷的演講.

這位知名的”C++ Primer”的譯者,和IT技術知名的專欄作者.

整場演講我的手都沒有閒著, 斷斷續續的把聽到的內容,草記在筆記上.

聽了侯先生本身人生轉折的經歷和經驗分享, 收獲許多.

也許有許多道理是再平凡不過了,

可是在這個人生轉折的階段,

每一個小故事都是一個安撫.

有點後悔忘記帶本書請他簽個名.

然而能親身聽這一場演講,卻是再珍貴不過了.

公館聯合診所

昨晚似乎受了點風寒, 今天早上起來不太舒服.

傍晚吃完飯去看一下醫生.

小毛病, 發現的早, 應該很快就可以好了.

醫生是留德的, 之前看病的時候也沒什麼注意.

後來鼓起勇氣和他提了一下, 沒想到醫生還蠻驚喜的…

聊了一些德國的事, 連我待的Saarbruecken, 他也很熟.

後來病人一多, 不好意思再打擾, 便回來了.

第一次到這家診所看病, 算來也是三年前的事了.

原來機緣便是常在身邊, 只是一直沒有留心注意或是提起勇氣罷了.

anyway…是個有趣的回憶 🙂

Linking

在Heidelberg時遇到一個中國朋友.

相處的時間, 只有短短的走過幾條街, 拍過幾個景點.

現在還有點聯絡( 三次的樣子 )

剛剛聊了一下, 說她有個德國鄰居來台大唸博士.

也許有機會會碰到.

想來真是有趣~

圖書館地下室

每當一個人專心投注於某件事時,時間總是過得很快.

準備收拾東西去吃飯時的轉間,才發現天色已經悄然落幕了.

圖書館地下室的時間就是如此.

單調乏味的空間中,不是呆坐的渡日如年, 就是焦慮的渡年如日.

有趣的是,我發現最安靜的地方, 往往不是C區的邊放地帶, 而是緊臨刷卡的窗區.

來來往往的聲音聽久了即習以為常.

而寂靜中的一點聲音也不禁引人注意.

原來安靜也可以是來自於麻痺.

ball web

I programmed for the softball team’s webpage all this day.

I have thought about this page for two years long.

That’s why I am so eager to implement it.

Without finishing, I can not put all the Thought down …

Toast Roaster

I bought toast roaster today…

It have a very nice look and is easy to use too…

Now and after ..I will have better breakfast .

Ha…

Typhoon

昨晚約十點時知道放了颱風假. 星期一滿滿的10堂課全部閃過了.

放假的效率真不錯.

然而一早就被風聲吵醒, 風雨飄搖之勢.

不斷襲打宿舍門窗. 方圓兩百尺也是寸步難行.

這下午餐晚餐的下落可有得煩惱了.

希望不要停電.否則就沒有事可以做了.

Softball

早上早早起來打個壘球.

中午吃午飯. 和大頭, 小Ga, kobe, fish, sorely 聊了一整個下午.

補充一下落後多時的大學趣聞.

洗個澡休息一下. 又該是報到的時候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