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別人,沒聽自己。

車師姊說,我很敏銳,可以聽到對方許多細微的勁。
可是卻很少去聽自己身體的地方。

是啊,我太習慣去注意別人的缺漏的地方,卻很少注意自己的部分。

真是一語道醒夢中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