圖書館地下室

每當一個人專心投注於某件事時,時間總是過得很快.

準備收拾東西去吃飯時的轉間,才發現天色已經悄然落幕了.

圖書館地下室的時間就是如此.

單調乏味的空間中,不是呆坐的渡日如年, 就是焦慮的渡年如日.

有趣的是,我發現最安靜的地方, 往往不是C區的邊放地帶, 而是緊臨刷卡的窗區.

來來往往的聲音聽久了即習以為常.

而寂靜中的一點聲音也不禁引人注意.

原來安靜也可以是來自於麻痺.